被迫辞职的日产前CEO:我为公司做了很多,没什么可羞愧的
(观察者网讯 文/潘昱辰) 关于西川广人来说,2019年无疑是动乱的一年。这位日产轿车前首席执行官(CEO)因涉嫌获取4700万日元不妥薪酬而于本年9月宣告辞去职务。 日前,西川广人在日产全球总部承受了媒体的采访,反思了曩昔一年的剧变来以及与日产全球联盟同伴——雷诺的严重联系。 日产轿车前CEO西川广人 关于经济问题 在雷诺-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·戈恩被捕、西川广人被查出经济问题后,一向存在声响以为他们是雷诺与日产之间对立的替罪羊。例如,戈恩一向经过自己的律师声称自己无罪。 对此,西川广人在承受采访时表明,尽管算不上替罪羊,但期望自己所做的作业能得到公平的评价。 雷诺轿车前董事长卡洛斯·戈恩 西川广人供认存在“长时间的错误行为”,并期望经过辞去职务来消除影响,尽量削减日产轿车的动乱。 “我十分期望和雷诺坚持协作,安稳局势,消除负面影响。”西川广人以为,从头康复联盟联系,使公司获得更好的成绩,并把它交给新一代,这便是他在曩昔一年所做的作业。 “我为现在的日产做了许多,没什么可惭愧的。我很骄傲。”他说。 关于雷诺与日产兼并 西川广人以为,日产最重要的使命便是安稳联盟,而雷诺和日产之间的信赖已不足以议论战略未来。 他表明,此前雷诺轿车董事长让·多米尼克·塞纳德与其有过一次攀谈,内容也是评论怎么坚持雷诺-日产联盟未来的联系,但两边未能达到一致。 雷诺轿车现任董事长让·多米尼克·塞纳德 “塞纳德以为,从财物负债的视点来看,对两家公司完成全面财物办理可以变得更好。”西川广人说,雷诺方面的提议仍是让两家公司兼并,但他以为,简略的兼并是行不通的。 “我告知他,这可能会危害雷诺或日产的增长势头。考虑到日产现在的情况,咱们乃至还没有预备议论此事,仍是先重视成绩的康复吧。”终究,西川广人和塞纳德没有深化评论这个问题。 关于雷诺与FCA兼并 除此之外,西川广人还提及了雷诺-日产联盟与菲亚特克莱斯勒(FCA)集团兼并的夭亡。 西川广人表明,在前CEO塞尔吉奥·马尔基奥尼于2018年逝世后,FCA集团的生存环境日益困难,雷诺由此看到了扩展联盟规划的时机。 FCA集团前CEO塞尔吉奥·马尔基奥尼,于2018年7月逝世 “但咱们有必要坚持慎重。假如联盟同伴从两个变成三个,作业会变得复杂。你有必要考虑是会生成更多的时机,仍是更多的事务紊乱。”西川广人说,他与戈恩共享过自己的观念,但无事发作。 到了本年5月底,FCA集团忽然向雷诺集团董事会致函,提议两边以50:50的股比进行兼并。 “雷诺和FCA议论的是‘兼并’,这是另一回事。”西川广人表明,日产与雷诺存在股比和合同的联系,一旦FCA集团参加,整个联盟的股份装备都会发作改动。 西川广人着重,在扩展联盟之前,日产需求保证被雷诺视为“相等的协作同伴”:”咱们的态度是,怎么保证日产的位置。” 终究,在日产与雷诺最大股东——法国政府的对立下,FCA集团撤回了兼并提议,并于本年11月宣告同法国美丽雪铁龙(PSA)集团兼并。 关于新日产 在西川广人于本年9月辞去职务后,日产董事会很快决议了新的CEO人选。本年12月1日,日产正式迎来了新CEO——原在中国市场任职的内田诚的就任。对此西川广人以为,提名新领导人的决议是正确的。 日产轿车新任CEO内田诚 西川广人表明,在他离职后,日产在10月和11月采纳的管理作业使公司从头走上正轨:“董事会会议与提名委员会都运作杰出,他们还决议从本月起替换一些执行委员会成员。现在,公司办理层的交代现已悉数完成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